我的芭蕾日记03 | 永远不用长大的Peter Pan

小时候看Peter Pan时,羡慕Wendy的奇遇,羡慕Peter Pan在Neverland自由自在,永远不用长大。今年香港芭蕾舞团推出2019/20舞季的节目单时,毫不犹豫地订了这一出剧

初入场,就已经被幕布上Neverland的地图所吸引,地图在变换颜色的灯光的映衬下更显神秘。幕布拉开,首先上场的是Darling一家。扮演三姐弟中的小弟弟Michael的余珉轩令人眼前一亮,余小朋友今年才十三岁,完全不怯场,台风已经十分稳重,舞步技巧和情感表现都游刃有余。小朋友前途大好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

饰演Darling家的宠物狗娜娜的舞者头戴狗狗玩偶头,身披白色塑料绳制成的毛,在舞台上和演员们互动之余,各种卖萌求关注,博得观众一片笑声。同一个舞者在这场演出中,还扮演了反派胡克船长的宿敌鳄鱼,虽然出场并不多,但不论是社会摇solo,驮着从海里救上来的Michael穿过舞台,还是和胡克船长的双人舞,每次都带给大家惊喜,每次都slay全场。舞者穿着全套costume, 十分不容易。

作为剧中最重要的角色,Peter Pan的出场当然最吸引人眼球。待到Darling一家都熟睡时,摆在舞台中间的窗户一开,吊着威亚的Peter Pan便从窗外飞入,寻找他丢失的影子。沈杰扮演的Peter Pan仿佛是从动画片中走入现实,充满的少年气息,找到影子的开心,无法将影子粘回身上的泄气,都演得惟妙惟肖。威亚的加入让“小飞侠”成为现实,待Peter Pan教会Darling三姐弟飞,四人一同飞向Neverland时,又恨自己不能从观众席中跳起来,加入他们的飞行队伍。

沈杰也带来了剧中我最喜欢的一段演出:Peter Pan为了营救被胡克船长掳走的虎莲公主,披上白纱,男扮女装,引诱胡克船长,然后佯装吃醋,要求胡克船长放了虎莲公主。Peter Pan一边假意与胡克船长浓情蜜意,一边却使小计谋趁机踢他一脚或绊倒他,逗得观众们大笑不已。头披白纱的扮相和舞步都有借鉴《吉赛尔》的痕迹,不知道沈杰什么时候能真的出演《吉赛尔》的女主角呢?我一定广邀好友,大力支持!

因为改编自童话,剧组也邀请了一众小舞蹈演员参加演出,其中最萌的要数小炮弹们了。大炮被海盗推上场时,大家还都只当是普通道具,没想到“嘭”的一声,射出一个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圆滚滚小炮弹,一边前滚翻一边冲向迷失男孩们,击中目标后被背着或抱着下台了。果然萌即正义。

除了演员们的用心,美轮美奂的舞台设计也绝对让人赞叹不已。尤其是下半场幕布一打开,夜空下的沙滩上有一个巨大的海螺,迷失的男孩们把营地设在这里,Wendy教迷失的男孩们跳舞,给大家讲睡前故事,又温馨又浪漫。

几个美中不足的设定。Tinkerbell是小仙女,剧中很多时候用一个闪烁的雪花状灯点代替,不熟悉这个童话的观众很难领会到这个设定,更别说把灯点和扮演Tinkerbell的舞者联系起来。

虎莲公主是由我非常喜欢的舞者陈稚瑶扮演,技巧和表演都没话说,和Peter Pan配合骗过胡克船长,把小女孩被比下去的恼羞成怒神态演得栩栩如生。缺憾在初登场时,经典的挥鞭转虽然惊艳,但是缺少前期铺垫,没有把观众的注意力和气氛酝酿到位,略显突兀。如何平衡技巧的展现和剧情的发展,还需要更多的思考和斟酌。

整出剧欢乐温馨,观众席上笑声不断,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沉闷,对芭蕾剧的入门者十分友好。艺术总监卫承天上任以来,带给舞团许多的改变,让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有机会接触芭蕾,了解芭蕾,进而喜欢芭蕾。芭蕾的技巧或许需要数十年如一日的打磨,舞蹈带来的欢乐和情感却是每个普通人都能感受到的。

剧终Wendy带着弟弟们离开Neverland, 临走前再次和Peter Pan玩起了初见时的影子游戏。童年的玩伴,最后再玩一次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游戏吧,在这之后,我就要启程出发,告别你,告别童年。

只有Peter Pan,可以永远不用长大。